《某一天》不以追緝兇手為主,說司法問題的犯罪題材

【本文未經授權,請勿轉出其他平台,謝謝!】

《某一天》完結,不少人的第一句都是,蛤?才8集?是的,全劇只有8集,原著《司法正義》一季其實才五集,8集已經算是加長版了,因沒看過原著,所以無從比較改編後有何不同,但《某一天》跳脫同性質的犯罪劇特點,角色也夠鮮明,表現已值得讚許,在最後的結局,以兩大重點為主。


重點一:賢秀的心理變化

從命案發生到幾次的出庭都乖巧單純的大學生賢秀,在倒數最終審判的兩次出庭態度突然出現極大的變化,利落的短髮,看著審訊中的證人說詞也表現不在乎的動作表情,這一切都是深受監獄老大都成泰的影響,在前面的劇情裡存在著都成泰為什麼要協助賢秀的疑惑,後三集應該可以歸納出兩個原因,一是因為賢秀單純,讓他受傷外出就醫不會有人懷疑是否有什麼心機,賢秀也不會理解保外就醫是為了運毒;二是看到賢秀就如同看到自己的倒影,曾經的都成泰也是被捲入暴力事件成了罪犯,就如同賢秀現在的處境,對賢秀的照顧,就同等憐憫著過去的自己。

「想要活下來,自己要先改變,鑰匙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」

是都成泰面對賢秀的求助,唯一教他的一句話,是學習也好,是真的看清被捲入事件後的人生也好,賢秀變成了第二個都成泰,開始讓自己變的強大,為了活下去而戰,「罪疑應有利被告,任何人都不應推定有罪」都成泰在當時看著的書,寫著這樣的一句,意思是實體犯罪事實的認定,如果法院所有的證據都只是存在著無法確認兇手就是被告時,那麼應該宣判對被告有利的結果,這或許也是賢秀知道自己不會被判死刑,那一刻洪菊花是不是他殺的都變的不重要,不論有罪無罪,在獄中或回到社會,都要找到活下去的方法,他已經回不去當時的大學生活了。

重點二:車律師如何尋找真正兇手的證據

另一方面,車律師也想盡了所有的可能,接觸和洪菊花有關的人,終於最後讓他找到了真正的兇手,雖然是三流律師,委托的事件都是一些爛攤子,從事了二十年也是閱人無數,相信賢秀沒有殺人是因為直覺,這是他接過最大的案子,也或許是最認真的一次,最正義的一次,但是很可惜的是,最後確定賢秀無罪只用了車律師到獄中告知的鏡頭結束,和中間過程中精彩的辯論形成很大的對比,也顯得空虛。

導演:這不是一部尋找犯人的電視劇

沒多交待真實的兇手如何犯案,如何將兇手繩之以法,應該是會認為結局少了點什麼的原因,對於習慣在懸疑劇中找兇手的我們,就好像跳過了某些劇情,但是如同導演在訪問中說的,這部戲並不是在找出背後的大魔王是誰,而是司法刑事的不公,不找其他兇手的可能性,只想著將認定的嫌疑犯定罪,把重點放在賢秀的心境變化。

最後的結局很多人看不懂,事實上就是開放性結局,賢秀無罪了,出獄了,但他的人生回到原狀了嗎?沒有,獄中走一遭後,他不再是當初的他了,看著鏡中買煙的自己,不再膽怯的樣子,登上了屋頂並不是要自殺,因為跳下去就像香煙一樣的灰燼湮滅,他在獄中都那麼拼命想活下去了,又怎麼可能出獄後又變膽小呢,登高望遠應該只是要表現他的勇敢面對。

鮮明的角色,各司其職

回顧全八集的劇情,個人最喜歡的是第5-7集,這幾集將各角色的特點發揮到最高,賢秀從膽小懦弱變的成熟,也可以說是從男孩變男人的過程,有點心酸的過程;車律師的反差在於不修邊幅,始終治不好的香港腳,為了賢秀還全身過敏,說明了即使是三流律師,也是有能力也是有正義之心,當然,錢還是很重要,這角色應該是劇中最有人性的了。

監獄老大都成泰,一看就是很有義氣的大哥,有能力有手段但也不是隨便使壞,雖然教賢秀吸毒有點不應該;安太熙檢查官,雖然是反派,但角色為了自身利益刻畫的太好,反而無法討厭這個角色;新進律師徐秀珍,第一場的主辯雖然氣勢少了點,但是思緒夠清楚,落點夠正確,很值得讚賞;在最後的大彩蛋,是車律師又在看守所中看見了他想要幫助的嫌疑犯,轉身後給了觀眾超大驚喜,是預告第二季嗎?不得而知。以上雖然沒有提到演員的名字,但是能夠呈現出角色的特點,絕對是演員對角色身本下足了功課的結果,即使不提到演員的名字,也等同於對他們的肯定。

 

《某一天》是韓國Coupang Play第一部的自製作品,因此沒能在電視台播出,可能話題度略減一些,卻無損戲的質感,透過這部戲,或許我們也可以想想,任何事件的發生,在媒體和輿論的操控之下,真實不一定是表面所看的樣子。

交流一下吧...
(Visited 403 times, 1 visits today)

Share